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Gunner | 30th Jun 2006, 15:09 PM | Football!! Football!!, 吹水亭, 我的世界盃 | (1983 Reads)

世界盃也可跟六四扯上關係?

不要說我上鋼上線,這些年來,不少學者、評論都曾經說過,沒有90年世界盃,香港人內心深處的傷口,或許需要更長時間,才能癒合。

 (閱讀全文)

Gunner | 26th Jun 2006, 22:04 PM | Football!! Football!!, 我的世界盃 | (1685 Reads)

試想想,四年後的世界盃,38歲的施丹會陪著老婆仔女,走進南非的球場為法國打氣(若法國有能力入到決賽周的話)。然而,38歲對米拿(Roger Milla,06年世界盃技術小組成員)來說,卻竟然是足球生涯另一個高峰的開端。

Picture

 (閱讀全文)

Gunner | 26th Jun 2006, 15:56 PM | 時事發蹹風 | (1532 Reads)

Picture

驟看標題,當然是風馬牛不相及。陳四萬與施丹,有何共通點之處?

就是放棄了在最風光之際全身引退的時機,而選擇再作馮婦,到頭來卻毀多於譽。

 (閱讀全文)

Gunner | 24th Jun 2006, 19:44 PM | Football!! Football!!, 我的世界盃 | (3710 Reads)

曾經提出過質疑,賭波的人可能是足球白癡

感謝無線的《新聞透視》,替我這個假設作了驗證。

 (閱讀全文)

Gunner | 22nd Jun 2006, 03:21 AM | Football!! Football!!, 我的世界盃 | (2170 Reads)

Picture

從不會為一位球星受傷,而感到難過(就算亨利、柏金亦然),畢竟這些都是球場上的家常便飯。

然而,看著奧雲仔開賽僅兩分鐘便告傷出,最終證實要養傷半年後,心裡不禁一陣抽搐、失落,這是我從來沒有嘗過的。

八年前的世界盃,令奧雲仔光芒四射;八年後同一個舞台,奧雲仔未竟全功,卻已抱憾離席。看在眼裡,令人黯然。

 (閱讀全文)

Gunner | 21st Jun 2006, 17:50 PM | Football!! Football!!, 我的世界盃 | (1753 Reads)

Picture

要選90年世界盃的奸角,阿根廷可謂當之無愧。

 (閱讀全文)

Gunner | 15th Jun 2006, 23:56 PM | Football!! Football!! | (1769 Reads)

emoticon 2026年6月15日 蘋果日報 體育版 emoticon

【本報訊】連續第八年護級的昔日球壇班霸南華,再一次獲足總挽留,下季可繼續於本地甲組聯賽角逐。足總會長小霍表示,正積極研究,是否給予南華永久轄免降班的權利。

 (閱讀全文)

Gunner | 14th Jun 2006, 19:10 PM | Football!! Football!!, 我的世界盃 | (2645 Reads)

Picture 

86年的世界盃,是浪漫足球的墳塋,表表者自然是不幸地在八強碰頭的法國和巴西。

表現漫熱的香檳足球,失去了小組首名,無奈地與森巴足球提前上演「世紀之戰」,那天適逢星期日凌晨,我當然可以名正言順通宵觀戰。

 (閱讀全文)

Gunner | 12th Jun 2006, 14:00 PM | Football!! Football!!, 我的世界盃 | (1596 Reads)

Picture

八六年世界盃最「變態」的安排,是在烈日當空的高原下比賽。

為了遷就歐洲的晚上黃金時間,這屆決賽周竟然在正午十二時和下午四時舉行,加上墨西哥高原環境的稀薄空氣,簡直要了球員的命!不過兩支歐洲球隊的表現,卻彷彿完全不受影響,在分組賽更驚為天人──當年仍然健在的蘇聯,以及當年「新丁」丹麥。

 (閱讀全文)

Gunner | 10th Jun 2006, 13:15 PM | 吹水亭 | (1026 Reads)

正如鄰居黑白公子所言,這兩星期的新聞,看到的是一個癲倒黑白的病態瘋狂社會。當眾以言語問候別人娘親的中年漢,可以得著無知少年英雄式的簇擁,更搖身一變成為大企業餐廳的宣傳圖騰,過程比William Hung更傳奇。兩個煽動鼓吹眾人「非禮」女星的電台主持,可以一臉受盡委屈,活像受害人般站在鎂光燈前,愛戴他們的年輕「粉絲」公然力撐,還指責社會輿論「只看見別人眼中的刺,卻看不見自己眼中的樑」,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 

 (閱讀全文)

Gunner | 10th Jun 2006, 12:26 PM | Football!! Football!!, 我的世界盃 | (4509 Reads)

 Picture

昨晚,從未見過一隊攻力如此強勁、變化多端的德國隊;也從未見過一隊防守如此粗疏差劣、錯漏百出的德國隊。當然,球迷寧願看一場4:2的大手交易,也不願來一場1:0的悶戰。

今屆已是自己親身感受的第六屆世界盃。事隔二十年,墨西哥決賽周的情景,依然歷歷在目。

 (閱讀全文)

Gunner | 8th Jun 2006, 23:17 PM | 吹水亭 | (995 Reads)

Picture 

在網上找到這個支持森美小儀簽名行動,已有過萬人爭相聯署,要求為兩人「平反」。這樣下去,可能世界盃未踢完分組賽,聯署的聲勢隨時比勁過三年前的七一遊行。

留言之中,不乏一些看似言之鑿鑿,擲地有聲的論據:

 (閱讀全文)

Gunner | 5th Jun 2006, 16:33 PM | 神州行 | (1114 Reads)

Picture

(兩年前,台灣學者兼作家龍應台,在「六四」十五周年前寫下此文) 

  十五年前,我是一個懷孕的女人,在不可預知的機緣裏,走了三個廣場:北京的天安門廣場、東柏林的亞歷山大廣場、莫斯科的紅廣場。那是動盪的一九八九年。

 (閱讀全文)

Gunner | 3rd Jun 2006, 12:10 PM | 神州行 | (1158 Reads)

Picture 

十七年過去,很不幸,香港依然是神州大地上,唯一一個可以公開燃起燭光,追悼六四亡魂的地方。

歷史,從來都是遺忘與記憶的鬥爭。那些叫別人「放下包袱」的人,不知道每年清明,腦海中有否一絲閃過,那些早已長埋黃土先人的蹤影;還是日復日、年復年,繼續數典忘祖?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