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Gunner | 31st May 2008, 15:47 PM | 記者生涯, 神州行, 我們的汶川 | (1785 Reads)

震後第五天,同事們打算直闖映秀,我就逕自前赴彭州和綿竹。一路上,顛簸不堪,坐在車廂上的「震感」,比任何餘震更厲害,但都是車子可以駛進的地方,一定比那兩位手足來的舒服。

 (閱讀全文)

Gunner | 31st May 2008, 14:28 PM | 記者生涯, 神州行, 我們的汶川 | (775 Reads)

當知道從都江堰到汶川縣城,尚有100公里路之後,我實在難以想像,靠著身上如此簡單的裝備,怎能進到那裡?!

 (閱讀全文)

Gunner | 31st May 2008, 12:24 PM | 記者生涯, 神州行, 我們的汶川 | (904 Reads)

Picture

2008年5月13日下午,到達了都江堰聚源鎮。傾盆大雨、遍地泥濘,我在這張濕透的紙上,寫完了給六點新聞的vo稿。 

入行將近十年,四川地震是我遇過第一宗,跟死亡拉得如此接近的採訪。

誠言,絕大部分香港傳媒,不論是到前線搏命,還是留港後勤支援的,起初均完全低估了整個形勢。

 (閱讀全文)

Gunner | 26th May 2008, 11:17 AM | 記者生涯, 神州行, 我們的汶川 | (654 Reads)

當然,不要以為震後所有「師傅」均是萬眾一心、不畏艱辛,也有些是聽了災區的名字,多多錢也不收而把你踢下車的,我不怪責他們,因為有些願意冒險,有些人卻不是。

我很幸運,今次遇上的師傅,都是無得頂的。

 (閱讀全文)

Gunner | 24th May 2008, 22:30 PM | 記者生涯, 神州行, 我們的汶川 | (759 Reads)

汶川地震發生後的晚上,數百輛的士從成都出發,打著壞車燈,浩浩蕩蕩全速奔往都江堰。壯觀的車龍,劃破了漆黑的長夜,他們不是被電召前往載客的「折扣黨」,而是響應號召,前往都江堰一帶,準備載送傷者的「師傅」。

 (閱讀全文)

Gunner | 23rd May 2008, 19:40 PM | 音樂館, 神州行, 我們的汶川 | (641 Reads)

BLOG友mouse發起每位網誌主人,揀選一首歌曲,透過光纖寬頻(或56K窄頻也可)送暖到四川。歡迎各位網主接力!

我選了《總有愛》,錄載於家駒逝世後Beyond首張專輯之中。

 (閱讀全文)

Gunner | 22nd May 2008, 17:44 PM | 記者生涯, 神州行, 我們的汶川 | (815 Reads)

Picture 

每天走訪不同災區,除了目睹生離死別以外,其中一幕觸動我的,是一隻活在瓦礫堆之中的小狗。

 (閱讀全文)

Gunner | 21st May 2008, 12:21 PM | 記者生涯, 神州行, 我們的汶川 | (569 Reads)

Picture

想騙大家,這是日出,但肯定穿崩,因這明明是西斜映照。

 (閱讀全文)

Gunner | 20th May 2008, 13:13 PM | 記者生涯, 神州行, 我們的汶川 | (1073 Reads)

年初內地大雪災,廣州火車站附近的商人,在物資供應充足的情況下坐地起價,我視之為「趁凍打劫」(至今仍堅持用這個詞語),結果惹起了部分網友激烈非議。

事隔不到四個月,一場新中國成立以來最大的浩劫,臨到了天府之城。或許,仍會有些人會「趁震打劫」,但我沒看到;我看到的,是更多的互相扶持,守望相助,以及一個又一個的無名英雄。

 (閱讀全文)

Gunner | 19th May 2008, 19:15 PM | 記者生涯, 神州行, 我們的汶川 | (1551 Reads)

踏上從成都往香港的航班,百感交雜,仿似如釋重負,心頭卻仍然沉重。

朋友們向我「致敬」,我說千萬不要,實在受不起;要致敬的,請給那些曾攀山涉水,冒著遇上塌方、泥石流、和掉下萬丈深淵之險,仍要走到前線的其他新聞同行。自己最驚險的一幕,頂多是騎著摩托車,走到距離汶川幾十公里的紫坪鋪水庫大壩附近時,深怕人仰車翻,繼而跌入岷江的一刻;或是在有中學倒塌的都江堰聚源鎮,雙腳幾乎全陷泥濘的場景,僅此而已。

當然,最要致敬的,是每一個不畏艱辛、連夜趕赴災場的救援人員,還有那些被壓在樓房層板之下,仍然不屈不撓,奮發求生的倖存者。

 (閱讀全文)

Gunner | 7th May 2008, 23:00 PM | 吹水亭 | (806 Reads)

若果你28歲便擁有150萬(港元),你會如何運用?

對一個未夠30歲的人而言,這絕對是一個可觀的數目,可以置業,可以買車,可以任意揮霍。

在內蒙古車禍中不幸喪生的陶思誦弟兄,本已計劃好2年多以後,如何把這150萬好好利用。

 (閱讀全文)

Gunner | 2nd May 2008, 14:45 PM | 時事發蹹風 | (970 Reads)

120名香港火炬手名單,只能用「得啖笑」來形容。還好霍會長由衷的說了句「這是社會縮影」,一語道破香港是一個怎麼樣的「社會」。

正如每年選甚麼「英超最佳陣容」一樣,各人總有不同的想法。小弟看來,以下一些人,怎會沒有資格,取代那些富豪第二代子孫、經常出鏡以為好靚仔的電視台總經理,和掛著甚麼「油尖旺區羽毛球領隊」名號的民建聯第七梯隊區議員,成為那一百二十分之一。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