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Gunner | 18th Apr 2008, 01:35 AM | Football!! Football!!, 記者生涯, 吹水亭 | (546 Reads)

曾有一段時間,我不甚喜歡伍晃榮的報道方式。

有時,聽到他的稿子詞不達意,九唔搭八,煞是厭煩。見他坐在鏡頭前,望著Auto-Cue(讀稿機),依然可以滿口螺絲,叫觀眾的耳朵受罪。

然而不得不承認,伍晃榮的確新聞界的Legend,一個開創先河的傳奇。

有一點要澄清的,近年聽到不少人說,「波係圓嘅」是伍晃榮所創,其實是錯的;但可以肯定的是,這句是他45年記者生涯之中,最深入民心的一句話。他退休後的著作,也是以這四個字作書名的。

不太記得「阿盲」(伍晃榮的花名)是從那時開始,用上這種破天荒的手法報道體育新聞。我們「都算是」學堂出身的人(留意「都算是」一詞emotion),知道教授們不大可能把「伍晃榮式」的稿子,拿來作新聞教材,在傳統的電視新聞觀念中,他的用詞、語氣、鋪排、表達方式,說得上是離經叛道,是新聞原教旨主義者嚴厲批判的反面教材。

偏偏地,觀眾們看畢先前20分鐘嚴肅、冰泠、沉悶、甚至駭人聽聞的新聞後,隨之而來180秒的伍晃榮式體育報道,卻猶如乾旱大地裡的甘美青泉,大魚大肉後送上的消滯水果,把觀眾對股市大瀉的愁煩、對米價勁升的懊惱、對普選遙遙無期的無奈,暫時統統拋諸腦後。你不一定對他的風格照單全收,但就算你看完後,心裡爆出一句「唔係化,咁都得」,也足證已將你的注意力轉移,再把字字珠磯的「金句」思前想後,細意咀嚼,這方面,阿盲是成功的。近十年來所有電視/電台體育記者(包括自己),執筆之時,或多或少都受著他的影響,但直到今天,我還無法找到一個,能跟阿盲的報道形神俱似,可堪相提並論的後來者(冒犯說句,更多的是生硬造作,東施效顰)。

作為一位縱橫新聞界近半世紀的老前輩,沒有被昔日的因循,拖曳著那前進的步伐,反敢獨排眾議,大膽創新,簡直是「我做人唔做、殺出新血路」的典範;對於我這些入行不足十年,便常常自嘲為老油條的物體來說,更是深感佩服,自愧不如。

44年前的東京奧運,聖火首次登陸香江,伍晃榮曾親身採訪盛會;44年後,祥雲火炬在五大洲飽歷風霜、幾番爭逐搶奪、熄完又點點完又熄,即將抵達特區門檻之際,命運之神卻不容這位老前輩多等十數天,最終與聖火緣慳一面。香港人的集體回憶,在這個早來的一號風球之夜,又少一個。

下一次,當阿仙奴再次少打一人兼落後兩球之下,絕地反勝3:2之時,我仍會想起這一句話。

阿盲,一路走好。


[1]

他的離去,令我們一時間接受不來.
他走了,再也無人能繼承他的風格.

Kat
[引用] | 作者 Kat | 18th Apr 2008 02:10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