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Gunner | 24th May 2008, 22:30 PM | 記者生涯, 神州行, 我們的汶川 | (759 Reads)

汶川地震發生後的晚上,數百輛的士從成都出發,打著壞車燈,浩浩蕩蕩全速奔往都江堰。壯觀的車龍,劃破了漆黑的長夜,他們不是被電召前往載客的「折扣黨」,而是響應號召,前往都江堰一帶,準備載送傷者的「師傅」。

這絕不是一項簡單的任務,路程相當於駕車從尖沙咀駛往東莞、以至廣州,有時一位「九龍」的司機,隨時也不懂怎麼上渣甸山,更遑論是二百公里外的陌生之地。都江堰是重災區,市內的路面還好一點,但在偏僻的鄉鎮,道路情況如何,會否下陷、塌方,甚至山泥傾瀉,最初還是不知情。的士不是四驅車,遇上顛簸的路段,「拋錨」事小,危及人身安全事大,但這一夜,成都「的哥」(當地人對的士司機的暱稱)都義不容辭,甚至空著肚子,齊心的趕赴災區,期望能盡快的把傷者送到醫院去。當時正趕赴視察災情的四川副省長,親眼目睹這一幕,也感動落淚。

很幸運,自己在四川的數天,遇到的也是一個又一個有情有義的師傅。

震後翌日,抵達重慶機場,跟著另一間香港電視台的記者,租用了一輛七人車,前赴都江堰,足足走了五個多小時。為我們駕車的師傅,名叫白劉,是退役武警,曾在北京的部隊中工作,說得一口流利的京片子。車子抵達第一個災場後,師傅理應返回重慶的,但因為現場環境太惡劣,也沒可能再截到另一輛車,我們便請求師傅等待(車資當然會「加碼」)。一小時、兩小時,師傅耐心地等候著,後來,我們再提出另一個「無理」的要求──嘗試往汶川方向進發。

那時已是晚上八時許,車廂外下著滂沱大雨,我們所有人也未吃晚餐(想吃也沒有,因為全市停電),師傅沒有半點猶疑,馬上踏上油門出發;縱然他對都江堰的道路,一竅不通,也根本不知道往汶川的路是怎麼樣,他還是願意的向前行。

由於電力中斷,沿路街燈都沒有了,路面也異常濕滑,雨勢越來越大,黑夜飛馳,卻因師傅那熟練與安全的駕駛態度,令我們十分放心。每逢到了十字路口,師傅便不厭其煩地,向四周的路人查問方向。最後,找到了往汶川的路徑,卻有官兵在封鎖線上站崗,不得逾越,車子只好折返成都,我們再次提出另一個無理要求──請師傅在成都過一晚夜,翌日清晨再次上路。再一次,師傅沒有半點遲疑,欣然答允,令我們喜出望外,至少我們不用再為明天是否能租到車子而擔心。

我想,白師傅那份不辭勞苦,一次又一次答應我們的苛求,除了那份車資收入外,也很可能與他過去的武警身份有關。國難當前,那份正義、捨己之心,令他也想為救災工作,盡一點綿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