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Gunner | 31st May 2008, 12:24 PM | 記者生涯, 神州行, 我們的汶川 | (905 Reads)

Picture

2008年5月13日下午,到達了都江堰聚源鎮。傾盆大雨、遍地泥濘,我在這張濕透的紙上,寫完了給六點新聞的vo稿。 

入行將近十年,四川地震是我遇過第一宗,跟死亡拉得如此接近的採訪。

誠言,絕大部分香港傳媒,不論是到前線搏命,還是留港後勤支援的,起初均完全低估了整個形勢。

最初測定的地震強度為7.8級(後修訂為8級),這個數字,其實沒甚麼指標性,要視乎震央是在渺無人煙的新疆羅布泊,還是「921大地震」的南投縣。當天晚上,得悉死亡人數已急升至8000人,才驚覺事件的嚴重性,但心想,怎也不能跟唐山大地震相提並論吧。

相信這也是一般香港傳媒的想法。

每一次到災區採訪,除了到醫院找傷者、到酒店找倖存者之外,最終的目標,必然是到事發地點「插旗」(容許我用這個比喻)。921地震、南亞海嘯、港人埃及車禍,記者要走到事發的那一點,難度是有,但最後也不是太艱難地找到。然而這一次,我想沒有多少香港記者,出發前還有閒情逸緻,細讀李白的《蜀道難》,更沒有想過,行家們會踏上一次命懸一線的旅程。

地震後,成都機場關閉,包括自己在內的絕大部分香港記者,都是先飛重慶,再乘多個小時汽車往成都與災區。我在家裡倉卒地印了一張四川簡圖,發現除了曾經聽過都江堰這名字外,甚麼汶川、北川、綿陽、彭州等災區,一概不知,以往到內地採訪災難,通常也是在一城之內,頂多是遊走於災場、醫院、殮房之間,但這一次的戰線,遍及了全省多個市縣,對於我們這班「第一梯隊」來說,第一時間前赴震央重災區,是最理所當然的選擇,但是究竟應該怎樣走?

都江堰往汶川的道路,震後完全被毀。最初幾天,不是沒有想過進入,而是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入。從司機口中得悉,從都江堰的封鎖線,走到汶川的重災區,距離是100公里。如何理解100公里有多遠?行山專家告訴我們,正常人行走平路,一小時大約可走四公里,用簡單的數學運算,從都江堰進入災場,要走25小時...當然不這樣簡單!人會有體力消耗,越走只會越疲累,那段也不是直線平坦柏油路,而是有塌方、地陷、泥石流,甚至不會知道,震後會否震出個像珠峰「第二台階」般凶險的地形。

當然,坐在公司的上司們,根本沒有把我這個「100公里有多遠」的解釋,放在心頭,因為他們根本不懂,也不想聽,只會對您唱著中國國歌的最後一句:「前進!前進!前進!進!」

PicturePicture

(陪伴了我六天的evian水樽,還有每天的午餐:小蛋糕與薩奇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