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Gunner | 31st May 2008, 15:47 PM | 記者生涯, 神州行, 我們的汶川 | (1788 Reads)

震後第五天,同事們打算直闖映秀,我就逕自前赴彭州和綿竹。一路上,顛簸不堪,坐在車廂上的「震感」,比任何餘震更厲害,但都是車子可以駛進的地方,一定比那兩位手足來的舒服。

往汶川的路,通訊中斷,水庫大壩那個中國移動緊急發射站,也是沒啥用的。我知道他倆不可能收到電話,但還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中午後致電他們了解,結果是換來「您好,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的話音。其中一名手足比我早入行,身經百戰,我相信他會懂得權衡安危,身上也帶著衞星電話,起碼不致與外界隔絕,但是意外就是意料之外,不是自己小心便能一定平安無事的,心裡除了乾急以外,真的甚麼也做不到。

接近傍晚時份,從公司得悉他們已到了映秀,並會即日折返,不會留在當地「瞓街」,原來在前進抑或回程的決定上,公司與他們起了激烈的爭拗。同事認為,路途太崎嶇、太危險了,一不小心便會掉進萬丈深淵,即使是輕微的「拗柴」,解放軍也不會袖手旁觀,這樣不是變相加重了救援人員的負擔嗎?然而公司卻認為,別的電視台也去了,我們也不可輸蝕,要勇往直前。最終,同事們堅持,公司也沒有法子。

黃昏,公司來電已返回成都的我,展開了一段「進或退」的激烈爭辯。到後來我才知道,他們是要求兩位手足,往汶川縣城進發。這裡要解釋一個普遍香港傳媒以至香港人,在四川地震中的錯誤概念,打從地震後數天,綜覽了當地的傳媒,加上當地人提供的資料,今次地震的震央,是介乎映秀鎮和漩口鎮之間,而不在縣城。打個譬喻,都江堰是赤柱,映秀漩口是尖沙咀,那麼汶川縣城,就是羅湖,同事們已抵達了重災區的中心點,還叫他們前進幹啥?(見下圖)

Picture

我三番四次向上司解釋這一點,換來的回應似覺得我是道聽途說,資料錯誤,全都聽不入耳。手機的儲值金額越來越少,機身變得越來越熱,與上司的分歧越來越大,其後一句:「明天,到你入去。」又說:「香港人現在對香港記者尊敬到不得了,連特首也要出聲,卻惟獨我們的同事不願捱苦,不願前行。」

聽完這句,我失控、崩潰了。連日來看到的慘烈情景,教內心鬱悶,一下子的爆發出來,但真正心碎的,是上司竟如此看待我們這群在前線搏命的同事。我毫不猶疑地對著話筒說:「若你堅持要我進入的,我得告訴你,我會有我自己的選擇。」

話筒的另一方,頓時語塞。沒多久,終收到從映秀出來的同事電話,劈頭首句便說:「(另一位)同事受傷了,正往醫院。」最終,公司打消了翌日要求我再進映秀的念頭。

難道必須有人受傷,甚至犧牲,那些坐在攝氏25度房間裡的人,才會醒覺?!

作為記者,走在事實最前線(不是替有線賣廣告),是天職,是應分的。作每一單採訪,從來不應要求或期望別人的讚譽褒賞,但最低限度,是不應否定前線同事所付出的一切。別人昨天去到哪裡哪裡,不代表今天我一樣去到,可能是體能、裝備上的差異,也可能是餘震後的泥石流,一夜間把道路變得面目全非。這裡不是嘉利大廈五級火,或屯門公路巴士墮崖,而是建國近60年以來最嚴重的一次地震,記者除了採訪以外,還得顧及自身的安全,身為一個理智的成年人,必須先衡量自己的安危,才決定下一步該怎樣走。不想動輒用「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作擋箭牌,但我們應該尊重記者當下的判斷,而不是去滿足某些人的一廂情願,甚至是一己私慾。若然勉強前行,結果遭遇不測,我們又如何把新聞,帶給受眾?!

假如我是解放軍、是武警、是救援人員,我沒有不勇往直前的藉口,因為那是我的職責;入職的一刻,已有心理準備,自己最後的結局,是犧牲,是為國捐軀。但是,我只是一個記者,沒有一宗採訪,是值得賠上性命的。

四川地震的採訪過程中,我們要對那些不畏艱辛,勇闖前線,甚至幾乎站在生死邊緣的同業,致以最崇高的敬意,但卻絕對不能夠,向一些因為不同原因,對「前進」抱著猶疑態度的記者,扣上不專業、不肯捱苦、貪舒服、怕死的帽子。

我們作記者的,要向公眾交代,但難道我們不用為自己、為家人交代?!

任何時刻,生命,都比(所謂的)使命,重要萬萬倍。

後記:從來沒有在網誌裡,主動公開自己的身份,當然有些人知道我是誰,在哪個機構任職。字裡行間對上司的質疑、氣憤、失望,也絕對可能輾轉給他們知悉。就算我跟那個在私人網誌中,發表了對四川地震幸災樂禍的個人觀點,因而被學校記大過的屯門初中女生一般,遭遇相類的命運,我還是要說這一番話。


[1]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採訪地震災情,不就是因為大家重視人命嗎?因關心人命而要冒丟了性命的危險,除了對消防和軍、警這類人員是應有之義,對其他人作如此要求,都是不合理的。

你的決定很正確,你叮囑你那兩位同事要留心人身安全,也很正確。我完全同意你的見解。


[引用] | 作者 The Suffocated | 31st May 2008 18:1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The Suffocated
The Suffocated : 採訪地震災情,不就是因為大家重視人命嗎?因關心人命而要冒丟了性命的危險,除了對消防和軍、警這類人員是應有之義,對其他人作如此要求,都是不合理的。你的決定很正確,你叮囑你那兩位同事要留心人身安全,也很正確。我完全同意你的見解。

謝謝您。很喜歡您的名字...對著上司的指令,有時真的會感到窒息。

Gunner
[引用] | 作者 Gunner | 31st May 2008 21:50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請不要不開心,有的上級就是不理下屬的死活。

請注意自己安全。

UncleRay
[引用] | 作者 UncleRay | 1st Jun 2008 16:2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4]

http://bp3.blogger.com/_WzN3JMZpmGA/SDBV7b7Y07I/AAAAAAAAAQY/y-nm7Vt_304/s1600-h/wenchuang2000ec.jpg

it is actually a bit west of Yingxiu and Xuankou. the better analogy for your boss is, why not go to chengdu instead, since it is the capital of the province. or beijing, which is the capital of china.


[引用] | 作者 sunbin | 1st Jun 2008 18:0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5]

the location of the epicenter is widely available on internet, eg USGS's website. 道听途说? tell you boss to look it up if he hasn't failed geography in high school.


[引用] | 作者 sunbin | 1st Jun 2008 18:0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6] Re: sunbin
sunbin : http://bp3.blogger.com/_WzN3JMZpmGA/SDBV7b7Y07I/AAAAAAAAAQY/y-nm7Vt_304/s1600-h/wenchuang2000ec.jpgit is actually a bit west of Yingxiu and Xuankou. the better analogy for your boss is, why not go to chengdu instead, since it is the capital of the province. or beijing, which is the capital of chin...

其實香港天文台網頁,也有一清二楚的數據,連準確的經、緯度也有。老細們的固步自封,也真的沒有法子。

沒錯,若果河北唐山大地震,就要要去唐山,還去北京搞乜呢?

Gunner
[引用] | 作者 Gunner | 1st Jun 2008 18:1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7] 記者

是次災區新聞採訪記者被迫入死角。難怪作者錢鋼也質疑香港傳媒為何不資源共享,而要前線記者冒生命危險深入災區,以至各類媒體不斷重複佈道。
作為後方指揮的上司看着鄰台拍到泥石流驚險鏡頭,便恨不得自己前線記者也歷此險境,記者若下半身被活埋而能作"現場直撃佈道"更佳!此等只顧"攞彩"而漠視同事安危的上司不只自私;而是"變態"!(搏攞"大紫荊"乎?)
記者也是人父/人母、人夫/人妻、人子/人女,在追訪新聞同時,記者絕對要懂得判斷形勢,及評估自己的承受能力,若盲目順從命令而身陷險境,置家人憂慮不顧,則是愚昧兼自私!
希望Gunner上司能看到這個留言,學習多點信任、體諒前線同事。記住;傳媒不須要"烈士"!


[引用] | 作者 路人丙 | 1st Jun 2008 20:3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8] 記者

補充:作者錢鋼。
(現任城大客席教授)


[引用] | 作者 路人丙 | 1st Jun 2008 20:4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9] 首要的是记者的生命

谢谢你的文章,很有价值。

我是大陆一个教新闻的教师,感谢香港同行的采写报道,让我们了解更多的地震资讯。我非常赞同你的观点:没有任何新闻是值得以生命为代价的。

其实,媒体的专业化,也需要考虑媒体公司是否能够为记者提供专业的设备、专业的培训等方面。

这是记者的权利,也是记者应该获得的保障。


[引用] | 作者 李韧 | 1st Jun 2008 22:2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0]

如果因為--「香港人現在對香港記者尊敬到不得了,連特首也要出聲,卻惟獨我們的同事不願捱苦,不願前行。」
這個理由,而要下屬冒死, 這個上司已over 不近人情, 直頭冷血....不是捱苦的問題, 這是生死的問題....
按比例講, 若然, 不幸殉職,特首可能到你公司親自表達"深切慰問"....可能就係你上司的終極目的, 更可藉此向同業炫耀一番


[引用] | 作者 __寶 (尚未公布領隊名字) | 2nd Jun 2008 12:3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1]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I totally agree with your position and of course no reporter should risk his/her life in the line of duty.

Qian Gang 錢鋼 is with HKU, not City U.
http://jmsc.hku.hk/cms/component/option,com_magazine/func,show_article/id,7/Itemid,33/

He is Co-Director of China Media Project at HKU's Journalism and Media Studies Centre (JMSC). Qian Gang is former managing editor of Southern Weekend (南方周末), a leading mainland newspaper. He also is one of the founders of China Central Television's News Probe (新聞調查), a weekly investigative news magazine that attracts 20 million viewers. Qian joined the Journalism and Media Studies Centre as a scholar-in-residence in the fall of 2003. His award-winning book, The Great China Earthquake (唐山大地震), an account of the earthquake that struck Tangshan in north China in 1976, is required reading for Hong Kong secondary school students.


[引用] | 作者 CoolWiz | 2nd Jun 2008 13:00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2]

很多是頑疾,唉,無得救啦


[引用] | 作者 好康 | 2nd Jun 2008 14:4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3] Re: UncleRay
UncleRay : 請不要不開心,有的上級就是不理下屬的死活。請注意自己安全。

放心,我不會把一些無謂的事放在心內的。

Gunner
[引用] | 作者 Gunner | 2nd Jun 2008 14:4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4] 加油

今天閒逛時走到這裡,才知blog主到了災區。辛苦你了 !!

我覺得盡了職守的記者們,都是可敬的,不論他們有沒有到災區、或者他們拍到什麼,因為他們的確比其他行業(當然不計武警、消防等吧)面對關乎生死的決定多,那種考量和掙扎都是很難。

沒有什麼生命比另一條生命更貴重,或說沒有知情權比生命更貴重,如果有人願意,那是supererogatory heroic act, 這不是職責、利益能推動的,少少薪金更不包這種行為,那只能從個人的內心推動。真希望所有的上司都能明白這件事。

如果,blog 主因此事或如此表達而引來什麼後果,不妨開誠公佈其名字,不是想公審,只是,他那麼喜歡事實的真相,便如他所願講出來吧,也是完成了他的願望。

火凌
[引用] | 作者 火凌 | 2nd Jun 2008 14:5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5]

記者的安全當然重要。

另一個問題是,若有值得冒生命之事,應想清楚到這事是甚麼。不過,許多傳媒老闆沒有想清楚要記者報導甚麼,便一股腦子要記者進去最難去的地方,是完全盲目的。

有許多值得報導的災區新聞,香港的電視台沒有深入報導。好新聞首先應靠腦規劃及摸索出來,而不是靠對腳亂闖出來的。


[引用] | 作者 chonghead | 2nd Jun 2008 23:2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6] Re: chonghead
chonghead : 記者的安全當然重要。另一個問題是,若有值得冒生命之事,應想清楚到這事是甚麼。不過,許多傳媒老闆沒有想清楚要記者報導甚麼,便一股腦子要記者進去最難去的地方,是完全盲目的。有許多值得報導的災區新聞,香港的電視台沒有深入報導。好新聞首先應靠腦規劃及摸索出來,而不是靠對腳亂闖出來的。

有些人,是有腦的;不過,他們經常把腦子坐著,弄得腦袋透不過氣,因而窒息。

Gunner
[引用] | 作者 Gunner | 2nd Jun 2008 23:4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7] Re: 李韧
李韧 : 谢谢你的文章,很有价值。我是大陆一个教新闻的教师,感谢香港同行的采写报道,让我们了解更多的地震资讯。我非常赞同你的观点:没有任何新闻是值得以生命为代价的。其实,媒体的专业化,也需要考虑媒体公司是否能够为记者提供专业的设备、专业的培训等方面。这是记者的权利,也是记者应该获得的保障。

謝謝老師賜教。

今次不少香港傳媒,裝備是嚴重不足的,有記者甚至只穿涼鞋進入災區!但據聞是因為公司叫得他們太急,他們連執行李的時間也沒有,亦可能是在出發前低估了形勢吧。

Gunner
[引用] | 作者 Gunner | 2nd Jun 2008 23:5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8] 路人丙
路人丙 :
是次災區新聞採訪記者被迫入死角。難怪作者錢鋼也質疑香港傳媒為何不資源共享,而要前線記者冒生命危險深入災區,以至各類媒體不斷重複佈道。
作為後方指揮的上司看着鄰台拍到泥石流驚險鏡頭,便恨不得自己前線記者也歷此險境,記者若下半身被活埋而能作"現場直撃佈道"更佳!此等只顧"攞彩"而漠視同事安危的上司不只自私;而是"變態"!(搏攞"大紫荊"乎?)
記者也是人父/人母、人夫/人妻、人子/人女,在追訪新聞同時,記者絕對要懂得判斷形勢,及評估自己的承受能力,若盲目順從命令而身陷險境,置家人憂慮不顧,則是愚昧兼自私!
希望Gunner上司能看到這個留言,學習多點信任、體諒前線同事。記住;傳媒不須要"烈士"!

烈士頂多只得「金英勇」,大紫荊是留給那些在鬧市亂放「菠蘿」的死士的。

叫那些瘋狂的老細「資源共享」?!他們一定會一起唱:「豈...有...此...理~~~」

Gunner
[引用] | 作者 Gunner | 2nd Jun 2008 23:5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9] Re: __寶 (尚未公布領隊名字)
__寶 (尚未公布領隊名字) :
如果因為--「香港人現在對香港記者尊敬到不得了,連特首也要出聲,卻惟獨我們的同事不願捱苦,不願前行。」這個理由,而要下屬冒死, 這個上司已over 不近人情, 直頭冷血....不是捱苦的問題, 這是生死的問題....按比例講, 若然, 不幸殉職,特首可能到你公司親自表達"深切慰問"....可能就係你上司的終極目的, 更可藉此向同業炫耀一番

一場世紀罕見的天災,震裂了地殼之餘,也把很多人的真面目「震」了出來。

你不用再打空格子了,從今天起你有名有份啦,摩連寶(唔好再搞我個希比!!)

Gunner
[引用] | 作者 Gunner | 3rd Jun 2008 00:01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0] Re: 好康、火凌

謝謝您們的意見。哪人夠膽秋前算賬?還有一天才到六四哩!!

Gunner
[引用] | 作者 Gunner | 3rd Jun 2008 00:04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1]

師兄,
小弟已離開此行一段時間,但對老細們與前線的脫節實在難以忘懷。
誠然正如你所說,所有人根本都對這次災難的情況、規模都沒有掌握,本來是情有可愿的。但對這班以為你人在廣州,轉個頭十分鐘就可以到湛江的老細們,他們根本就不會明白外面的世界是如何的。
將心比己,個人認為是作為一個team member的基本責任,更何況是老細?不過本行的老細們不知何故,明明個個都當過記者,卻全都不太懂得這個道理。
最佳例子,在你仍未回來的一個晚上,某高層接受賑災節目訪問:
問:呀咩生,新聞部有幾多人上左去四川?
答:mmm.. 記者就有七個八個咁啦, 仲有好多攝影師呀,工程呀之類就仲多...
連自己有幾多同事在出面搏緊命都唔知,點能夠期望佢擔心同事既安危?

事實就係,老細們(還是觀眾們?)已經被寵壞了,打風就要搵最大風最好吹得走你既位做live,人地做到你做唔到,就係因為你懶,不少人亦因此以自己搵命搏為榮...

只係希望,同對中央一樣,這件事可以成為一個契機,等傳媒(不論老細或記者本身)都可以認真反思,究竟香港的新聞將來應該向甚麼方向走。

無論如何,感謝你和一眾以身犯險的行家們的努力,將災區的事帶出來,也將我們的關心帶了進去,謝謝。


[引用] | 作者 拔絲蘋果 | 3rd Jun 2008 12:2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2] Re: 拔絲蘋果
拔絲蘋果 : 問:呀咩生,新聞部有幾多人上左去四川?答:mmm.. 記者就有七個八個咁啦, 仲有好多攝影師呀,工程呀之類就仲多...連自己有幾多同事在出面搏緊命都唔知,點能夠期望佢擔心同事既安危...

不用謝,自己的工作,實也輕於鴻毛。

實在休想老細們會懂得檢討...那些下屬遭遇山泥傾瀉泥石流,死過翻生之後,帶來了一幕幕驚險場面,一眾老細們即時把之前與同事失去聯絡時的焦急,統統拋諸腦後,繼續得意洋洋、沾沾自喜,繼續支持你去die...

Gunner
[引用] | 作者 Gunner | 3rd Jun 2008 14:2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3] Re: Gunner
Gunner :
實在休想老細們會懂得檢討...那些下屬遭遇山泥傾瀉泥石流,死過翻生之後,帶來了一幕幕驚險場面,一眾老細們即時把之前與同事失去聯絡時的焦急,統統拋諸腦後,繼續得意洋洋、沾沾自喜,繼續支持你去die...

岩岩岩.. 見到d片,第一步就係問「幾時返埋故仔?」,第二步就係叫人快d整條promo,全台日播夜播。

所以出到去做野,都係靠自己小心,更加重要係行家們互相支援,自己更加要把持得住,唔好老細叫就仆到去。


[引用] | 作者 拔絲蘋果 | 3rd Jun 2008 16:2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4]

近日流傳一段關於這場災難的文字,且抄來與大家共享,從中或得到多少憬悟;特別最後兩句。
(網上輾轉流轉,未知有否錯漏。)

汶川地震,生死換轉於頃刻;
窮人與富人同行,少年與老人攜手,
恩人與仇人同去,平民與官員共趨,
抺平了恩怨情仇,埋葬了利祿功名,
當生命邂逅了死亡,頓感生命脆弱。
親情彌珍貴,使世人明白;
得到別得意忘形,
順時要善待別人;
逆時要善待自己。


[引用] | 作者 路人丙 | 3rd Jun 2008 18:3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5]

咩都唔使講 !
永遠撐你 !


[引用] | 作者 美寶 | 3rd Jun 2008 19:10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6] Re: 美寶
美寶 : 咩都唔使講 !永遠撐你 !

多謝您,不過都係勸您勿胡亂用個「撐」字。
上一年,有人連續叫了五聲「撐」,最後,要拿著在假髮,在銅鑼灣落荒而逃!!

Gunner
[引用] | 作者 Gunner | 3rd Jun 2008 23:5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7]

要到"汶川縣城"的理由,我的愚蠢看法是:
1)從5.12地震那天開始,"四川汶川7.8級大地震"這個名已經令一眾常人(包括傳媒領導)覺得,震央就是發生在汶川縣城,!經過領導們腦袋的深入快速運算後,沒有了解到地震發生於汶川縣.繼而汶川縣城呢個地方就理所當然地成為(目標)!
2)地震發生後當晚,北川已經公佈逾8000人死亡.震後3日後電視台拍下映秀鎮的悲慘景象.但在這個時候,汶川縣城對外還是通訊中斷,外面的人對這個所謂"震央"的處境確實是一無所知!就連曾經進入汶川的行家們都以為裡面已經變成一個廢墟,屍橫遍野.
對於那些領導們,距地在鏡頭內大概只見到從外面入去救災的救援人員已經成功進入災區救災,而看不見通往災區的道路全是塌方,壓住無數車輛和活埋多少人.


[引用] | 作者 ENGlish | 25th Jun 2008 18:1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8]

雖然這回應遲了三個月,不過沒辦法,我真的是現在才看到這篇文章啊!也許你現在已經有了自己的決定,這篇留言你就隨便看看吧~~^^

你好,我也是當時被派到四川的其中一個記者,也遇到跟你類似的問題,我在去完北川縣城後,明白我自己無論在體能與應變上都不適宜再前進到更危險的地區,也考慮到我對自己的家人也需要交待,而記者並不是要去當烈士,所以就提出了我的看法(其實也不是說要全程留在安全的地方,只是說應該無法去更危險的地方)。無奈除了公司不體諒之外,身邊的個別同事也好像著了魔一樣,都在爭著要前進到一些沒有很多香港記者到的地區,於是我就變成了徹底的另類(這可能是我比你更尬尷的地方),甚至最後被半放棄,有意無意把我遺落在成都自己「搵故仔」,無論我之後寫的稿有多感人,有些人始終覺得我沒有到處往災區裡鑽。

四川之行,在我回港後一段頗長時間,都給了我很大壓力,公司裡始終有些異樣的目光和暗暗的訕笑或瞧不起,這件事讓我看到了很多咀臉和傳媒機構的現實,亦令我對傳媒這個行業死了心,所以現在已開始密謀轉行,做甚麼工作都沒所謂,只想離開記者的行列。


[引用] | 作者 某行家 | 16th Sep 2008 18:3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9] Re: 某行家
某行家 : 雖然這回應遲了三個月,不過沒辦法,我真的是現在才看到這篇文章啊!也許你現在已經有了自己的決定,這篇留言你就隨便看看吧~~^^你好,我也是當時被派到四川的其中一個記者,也遇到跟你類似的問題,我在去完北川縣城後,明白我自己無論在體能與應變上都不適宜再前進到更危險的地區,也考慮到我對自己的家人也需要交待,而記者並不是要去當烈士,所以就提出了我的看法(其實也不是說要全程留在安全的地方,只是說應該無法去...

恭喜你找到了清晰的方向,離開這個蠻夷之地;若你對身旁人的「感覺」是對的,他們都是石器時代民智未開發的生番,你則是一個百分百的靈長類動物,應該感到高興。

有位同事全程大部分時間在成都醫院與都江堰城區,完成任務後收到的「慰問」電話劈頭首句是:「辛唔辛苦呀...不過你基本上喺成都,應該都無咁辛苦啦...」

這是一個「人」應該說的話嗎??!!

Gunner
[引用] | 作者 Gunner | 18th Sep 2008 11:15 AM | [舉報垃圾留言]

[30] Re: Gunner
Gunner :
有位同事全程大部分時間在成都醫院與都江堰城區,完成任務後收到的「慰問」電話劈頭首句是:「辛唔辛苦呀...不過你基本上喺成都,應該都無咁辛苦啦...」

這是一個「人」應該說的話嗎??!!

我的情況也不比你的同事好,我後期在成都時,在完全沒有支援的情況下仍然一日交四五條以上的稿連特寫,但依然被人「暗寸」,舉起大拇指說「你真厲害,留喺成都都寫到咁多稿...」,後來有香港同事告訴我,說她有次跟一個主管級提起我去四川的事,對方竟以很不屑的語氣說:「車!佢喺成都之嘛,有幾辛苦?」一場地震,令我看清楚很多人的咀臉,對這行忽然不再留戀了,只是現在經濟不景,不知何時才能「逃出生天」...各位仍在這行打滾的同行,也要自求多福!


[引用] | 作者 某行家 | 7th Oct 2008 15:39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