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Gunner | 11th Jul 2008, 00:00 AM | 記者生涯, 時事發蹹風, 吹水亭 | (717 Reads)

陳敬創成為第N個被定罪的官台員工,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懸念。縱說這間機構昔日那種申領開支的方法,是他口中的「一代傳一代、一級教一級」,但在法律層面上,把不真確資料呈報,著實無可推諉。

這令我想起一件事。

我們這些合約工,每年續約一次,除非你曾犯上連特首也保你不住的彌天大罪,否則很少會拒絕給予新合約的。三年以來,先後簽過三次合約,第一次是入職前,對方在兩個多月前便把合約預備好;第二份,約滿前不足一個月,也算是可以接受吧。後來從其他人的口中得悉,合約來得越來越遲,約滿前一星期、數天、甚至是當日才到手,情況越趨惡劣,「夠鐘」了還沒有新合約,人事部給予的答覆是「返住先、沒問題」,大部分同事,結果就在這種沒約在身的情況下工作。

我是一個麻煩友和搞事者,當然不會這麼順攤。

去年十月,約滿前兩星期,我跟上司說合約滿了。或許我沒有說清楚是「兩星期後」,數小時後我得到這樣一個滿不在乎的答覆:「你唔係今日約滿喎,仲有兩個星期!」我直接致電人事部,開門見山說若果沒有約,便不會上班,那位還不知道職位是否跟我差不多的靚女氣沖沖的回應:「香港政府係個負責任的政府嘛...」我已沒好氣跟他說,連忙掛線,節省氣力(負責任?委任副局長弄得一團糟,誰來負責?!)。

期限一天一天的逼近,我跟上司說:「約滿後那一天,我不會上班的。」上司理解,也替我與人事部強烈反映,換來的當然繼續是令人氣餒兼氣憤的答案。對方推說是公務員事務局沒準備好,完全是廢話;作為人事部門,員工們的合約到期也不著緊去追,還要推卸責任?

約滿前幾天,我的決定引來了一些同事的異議:「唉,你估個個都係你咩,同事要出糧要養家要開飯,話唔返工就唔返咩。」或許是我曾經「煽動」一些同樣被叫「沒合約返工」的同僚一起公民抗命,引起了那位異議同事的反感。我對他說:「無合約,邊個保證你會有糧出?」

2007年10月31日,我很可能成為機構裡第一個百分百履行合約精神,沒合約便不上班的員工。下午5時許,人事部另一位靚女來電,對話內容大致如下:

靚:人事部絕色靚女高層  我:刁民員工

靚:「份約ok啦,你得閒就上來簽番啦,而家上唔上得嚟。」

我:「我今日都無返工,點上嚟簽呢?你等吓先啦。」

靚:(真誠地笑著)「唉吔,乜你真係驚到唔敢返工呀,呵呵呵...(笑聲充滿誠意和不虛假,以為好gag)」

我:(有點「慶」)「呢啲唔係叫做驚,乜你唔知無合約叫人返工,法律上有問題咩?!)

靚:(在0.5秒之內極速收起笑聲,從話筒中也感覺到她頓時黑面)「吓,乜有法例係咁寫o既咩,我未聽過喎。總之你有時間就上嚟簽啦。」(搞不到gag,大感無癮,迅速掛線)

投身社會,效力過四間機構,從沒試過因為沒有合約不上班,會遭到如斯對待。商業社會,合約精神理應人人皆曉,人人尊重,我的遭遇就更加匪夷所思了,若果任何事情都可用「負責任公司」、「有良心僱主」來解決,那麼所有合約、協議、條約文本,都可以丟進焚化爐去了。

早前部門的另一位靚女,向一位身在境外又剛巧約滿的同事,解釋為何沒合約上班,也不會牴觸勞工法例,同事只用一句說話便「KO」了對方:「我是專責勞工新聞的,勞工法例我很熟悉,妳不必再跟我說。」靚女拿著電話,啞口無言。

不想把一個又一個遭廉記翻舊賬的同僚,形容為代罪羔羊,正如法官所言,上司告知這樣那樣,作員工不是別無選擇,可以拒絕、可以投訴;人不為己,未必天誅地滅,但在這個環境下言聽計從,到頭來獨自承受惡果,那些高高在上的在位者,會為你流露半點憐憫嗎?!


[1]

在港台工作的時間不長,但這間公司給予了我奇怪的感覺,它太著重一些細微細眼的事,然而到大是大非的時候,卻處理得令人不明所而,是公務員的體制,令他們太因循嗎,這個我一直也不清楚
今天聽著陳敬創,心底裏有一點的替他感到可憐,這個法官,太不明白港台了,在港台,真的是可能有這種世代相傳的制度,雖然這的確是於理不合.
真心說,在處理合約事件上,我很佩服你,換轉是我,我想我一定會鬧爆,但真的停工嗎,我也不知自己有否這種勇氣,畢竟人言可畏嗎,有站起來捍衛自己權益的勇氣,我真的很佩服喔


[引用] | 作者 chucky | 11th Jul 2008 00:17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

不過係私人機構,無約係手都叫你番工既情況仲有好多
你係打工仔,真係唔敢唔番

poonwinghang
[引用] | 作者 poonwinghang | 11th Jul 2008 00:38 AM | [舉報垃圾留言]

[3]

小弟在建築公司的人事部任職了八個月,公司規模可以與港台相比,所以也算了解何以如此細微和簡單的事,可以弄得如此複雜和費時,原因其實只有一個,就是他們太依靠制度和規條,這些也正是記者最需要挑戰的東西。所以,作為記者的我們,是肯定無法明白和忍受這種工作態度。

拋開難頂或惡劣的答問態度不談,我認為很難評論對方(人事部)的做法是百分百錯誤,只能說他們是盡一切所能走法律隙,又例如,從我們的約滿酬金中抽取再供強積金的部份,也是我們一直無法解讀的千古懸案。

自問很欣賞周先生的處事手法,除了合約事件外,也有其他事情是抱著個人信念而行事,將心比己,自己就沒有那份作為先驅的堅持和執著,因為自己總是把"喜歡這份工作"放在第一位,反而"身處哪間公司"則次之。

沒有遇過這種情況,但如有機會,自己可會堅持放假嗎? 我倒會思考,在進退失據的情況下,是否還有魚與熊掌都可兼得的的隙縫?


[引用] | 作者 阿K | 11th Jul 2008 02:17 AM | [舉報垃圾留言]

[4]

我曾不止一次為陳敬創這樣的CASE撰文,不單在政府部門及大公司之中,根本整個電視電影行業,過去都是用這種一條單代一條單的方法,去申領支出, 一切就在於條文太死, 創作行業需求太活

這些一個又一個被控告的港台員工, 完全是政治鬥爭的犧牲品,很為他們婉惜

乙人
[引用] | 作者 乙人 | 11th Jul 2008 07:23 AM | [舉報垃圾留言]

[5]

鬧得好!
深信文中那些人事部靚女, 一定係由細到大深受政府涂毒的老EO啦!
當佢地驚會累到自己揹鑊時, 就懶係跟程序, 跟制度; 當佢地知道受害人唔會係自己, 或者一路都冇人投訴, 就啋你都有味。佢呢返工的唯一mission, 只係唔好賴野, 做到退休咬糧。當諗到呢度, 就理解點解佢地唔做野(或者做咁多無謂野)!!!
請大家為全體公務員及我地自己默哀.....


[引用] | 作者 司儀甲 | 11th Jul 2008 13:4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6] Re: 阿K
阿K :
拋開難頂或惡劣的答問態度不談,我認為很難評論對方(人事部)的做法是百分百錯誤,只能說他們是盡一切所能走法律隙,又例如,從我們的約滿酬金中抽取再供強積金的部份,也是我們一直無法解讀的千古懸案

昨天上課也談到這個話題,導師解釋這是當年僱主肯接受強積金這新事物的其中一個條件,我們這些窮苦上班族當然不服啦。

Maple
[引用] | 作者 Maple | 11th Jul 2008 22:1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7]

anyway
thank you all!


[引用] | 作者 chongchan | 12th Jul 2008 04:46 AM | [舉報垃圾留言]

[8] Re: chucky
chucky :
在港台工作的時間不長,但這間公司給予了我奇怪的感覺,它太著重一些細微細眼的事,然而到大是大非的時候,卻處理得令人不明所而,是公務員的體制,令他們太因循嗎,這個我一直也不清楚今天聽著陳敬創,心底裏有一點的替他感到可憐,這個法官,太不明白港台了,在港台,真的是可能有這種世代相傳的制度,雖然這的確是於理不合.真心說,在處理合約事件上,我很佩服你,換轉是我,我想我一定會鬧爆,但真的停工嗎,我也不知自己有否...

我只是順應良心而行,一切都很平常。

有些未必「死得人」的事情,尚可容忍(也可藉此訓練EQ),但有些大是大非的事情,不出聲,最終吃虧的可能是自己。

Gunner
[引用] | 作者 Gunner | 12th Jul 2008 11:07 AM | [舉報垃圾留言]

[9] Re: poonwinghang
poonwinghang :
不過係私人機構,無約係手都叫你番工既情況仲有好多你係打工仔,真係唔敢唔番

我覺得很多事情,是互相影響的; 啞忍,有時只會令情況變本加厲,對方也更理「屈」氣壯。當然,我去「煽動」別人,別人最終選擇為何,也得尊重。

Gunner
[引用] | 作者 Gunner | 12th Jul 2008 11:08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0] Re: 大隻妙
大隻妙 :
真的要學軍曹對你說聲:共鳴x2。
「代罪羔羊」這四個字,也是我看到陳敬創「下場」的第一感覺。沒有在港台工作過的人,是沒法明白箇中讓人莫明奇妙的地方,除了嘆一聲無奈,也無話可說。
每次特首唱好香港時,都說香港是個最重視合約精神的地方,但續約一事令我發現,原來不是很多人會尊重合約精神,我們的法律體制並不是想像中的穩固,看看人事部的對遲續約事件的反應,就知道香港還有很多人不信法律。
導致多宗遲續約...

誰人話你搞事!! 有無搞錯?? 如何「影響大家」?? 誰是不負責任的始作俑者了!!

Gunner
[引用] | 作者 Gunner | 12th Jul 2008 11:10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1] Re: 阿K
阿K :
小弟在建築公司的人事部任職了八個月,公司規模可以與港台相比,所以也算了解何以如此細微和簡單的事,可以弄得如此複雜和費時,原因其實只有一個,就是他們太依靠制度和規條,這些也正是記者最需要挑戰的東西。所以,作為記者的我們,是肯定無法明白和忍受這種工作態度。
拋開難頂或惡劣的答問態度不談,我認為很難評論對方(人事部)的做法是百分百錯誤,只能說他們是盡一切所能走法律隙,又例如,從我們的約滿酬金中抽取再供...

合約中講MPF那段文字,讀過牛津英文都可能唔係好明。

還有,晨早深宵坐的士回公司,到頭來那些出自你荷包的銀兩,申領後竟變成「收入、津貼」的一部分,還要TAXED。這樣的規例,看來要在火星才可找到。

Gunner
[引用] | 作者 Gunner | 12th Jul 2008 11:13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2] Re: 乙人
乙人 :
我曾不止一次為陳敬創這樣的CASE撰文,不單在政府部門及大公司之中,根本整個電視電影行業,過去都是用這種一條單代一條單的方法,去申領支出, 一切就在於條文太死, 創作行業需求太活
這些一個又一個被控告的港台員工, 完全是政治鬥爭的犧牲品,很為他們婉惜

我想說,廉記要玩,根本個個都可以告。此刻,老細在何方??

Gunner
[引用] | 作者 Gunner | 12th Jul 2008 11:14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3] Re: 司儀甲
司儀甲 :
鬧得好!深信文中那些人事部靚女, 一定係由細到大深受政府涂毒的老EO啦!當佢地驚會累到自己揹鑊時, 就懶係跟程序, 跟制度; 當佢地知道受害人唔會係自己, 或者一路都冇人投訴, 就啋你都有味。佢呢返工的唯一mission, 只係唔好賴野, 做到退休咬糧。當諗到呢度, 就理解點解佢地唔做野(或者做咁多無謂野)!!!請大家為全體公務員及我地自己默哀.....

要否搞個「全台哀悼日」,以及停止一切娛樂活動呢?

喂,你地兩個司儀都咁靚,好難分誰是甲誰是乙喎!!

Gunner
[引用] | 作者 Gunner | 12th Jul 2008 11:15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4] Re: Maple
Maple :
阿K : 拋開難頂或惡劣的答問態度不談,我認為很難評論對方(人事部)的做法是百分百錯誤,只能說他們是盡一切所能走法律隙,又例如,從我們的約滿酬金中抽取再供強積金的部份,也是我們一直無法解讀的千古懸案。
昨天上課也談到這個話題,導師解釋這是當年僱主肯接受強積金這新事物的其中一個條件,我們這些窮苦上班族當然不服啦。

可惜我與公民黨班大狀唔熟,否則會搞司法覆核!!

Gunner
[引用] | 作者 Gunner | 12th Jul 2008 11:15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5] Re: chongchan
chongchan :
anywaythank you all!

不用謝,你要振作呀!

不胡亂用個「撐」字了,需知道那時候連續說了五聲「撐」的那位仁兄,要在灣仔街道拿著假髮拔足狂奔...

Gunner
[引用] | 作者 Gunner | 12th Jul 2008 11:17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6]

明顯地
這已成為了香港的「特別費案」
差的,就是沒有人承認這是制度的問題
人家台灣打來打去至今都沒人被定罪
馬總統還留了後路說要大赦
香港這邊嘛
當然不用想了

但我們天天強調公義
這種因為一個史前問題而使得人心惶惶的做法
又夠公義嗎?


[引用] | 作者 拔絲蘋果 | 15th Jul 2008 10:31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