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Gunner | 24th Apr 2009, 22:02 PM | Football!! Football!!, 吹水亭 | (361 Reads)

這四個字,是我跟阿叔(林尚義)所說的最後一句話。那是數年前,在她亡妻的喪禮上。

阿叔的愛妻,就是我投身社會大學後的第一位直屬上司。那時組內同事不足十人,每逢過時過節,或有同僚離職,上司便會相約我們吃飯,去得最多是早前結業的北角雪園,也有光顧電氣道、清風街一帶食肆。阿叔通常都是中途加入的。面對著我們這群年紀能當他兒女有餘的小伙子,他其實說話不多,但有時候出其不意的一句打岔話(你可解作「搭訕」),卻能叫我們眾人附和嬉笑。

無論是否球迷也會知道,阿叔終日煙不離手(最經典當然是98世界盃那個搞鬼鏡頭);和我們進膳的短短兩小時內,記憶中他起碼要吸三、四支。他有一個很特別的習慣,就是吸了一口之後,會把煙朝天花板方向噴出,然後使勁地用手撥開煙霧令其消散。老實說,我不太認為這個方法,會令我們吸入「二手煙」的份量降低,但因為這個舉動,我視他為「有品」的煙民,盡可能把對別人的影響減至最少。微小的動作,顯出阿叔對旁人的關顧和尊重。

emotion     emotion     emotion     emotion     emotion     emotion

廿多年前,電視直播足球賽事的次數,絕對是現在一星期、甚至三天的總和。那些日子,本地足球仍是號召力十足,電台直播成為球迷了解最新戰況的不二之選。林尚義與蔡文堅(事有湊巧,堅哥後來成為了我在電台的上司),是那個年頭商台的「黃金組合」。沒有畫面作配合,「講波佬」便得把場內各人一舉一動,繪形繪聲之餘再適量地加鹽加醋,透過大氣電波告知球迷。講波佬在空氣中談得眉飛色舞、絕無冷場,一個簡單的後半場橫傳,透過阿叔那咬字清晰、中氣十足的聲線,也仿如施丹轉身和細哨的「牛尾巴」般精彩;沒有電視直播的年代,那管是精工對寶路華,還是東昇對海蜂,我們都以為每一場球賽,都是如斯緊張刺激、扣人心弦,媲美巴西決戰意大利;阿叔在球迷心目中的權威,正是由此建立。

後來才發現,球賽就如人生,沒可能90分鐘內的每一秒,均同樣精彩絕輪,甚至很多時,只是在中場混戰蹉跎搏摸和各得一分;「夢」碎了,但不影響阿叔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雖然他不時會說錯球員名字,甚至在兩德統一多年之後,仍會爆出「西德」(或許阿叔真是太愛90年的西德),但我們只會視為無傷大雅的輕鬆笑料,而不會像對現在那些「專業」講波佬般破口大罵。

今時今日的講波佬,著重數據、戰術分析,阿叔的專業卻是另一回事。他是紅褲子出身,年紀輕輕便為國爭光(58年亞運金牌和60年參加羅馬奧運,代表中華民國),後來更考取了國際足協教練執照。對球員的心態、舉動,為何這位球員選擇這樣傳送,何解那位球員會射到「天后廟咁遠」,阿叔在讀取球員心理圖譜上,實在是無人能及。最耳熟能詳和最實用的,是對十二碼劊子手的解讀:「你向住個波打直走埋去,頭耷耷、唔望龍門又無助跑,一定唔入!!」這是阿叔馳騁綠茵場多年得出的獨到分析,絕非黃興桂式的馬後炮推論。98年世界盃八強,為意大利主射最後一個十二碼的迪比亞治奧,就是犯齊上述所有錯誤,「一定唔入!」阿叔語畢,皮球中楣彈出,令法國人順利晉身準決賽。

阿叔的權威,還有對球員、球證那不留情面的批評。有一年省港盃次回合,廣東隊下半場攻入扳平的一球,勞氣的阿叔在麥克風前的斬釘截鐵,至今仍印象深刻:「呢球波一定越位!百分之百越位!平排咪即係越位囉!(那時候還未修例,因此平排便算越位)」評述本地波時,對執法差劣的球證,或表現名不副實的「球星」也毫不留口,此舉的確能助一眾人微言輕的球迷,發洩心頭之憤。換轉今天的話,大抵那位講波佬一年準要收到成百上千的投訴,繼而再遭廣管局強烈勸喻兼封殺!正因盲目追求持平,現在我們只能在收費台,聽到「呢球波睇嚟好似應該好大機會可能係越位」之類模棱兩可的「肺」腑之言。

你可說阿叔太囂張跋扈,但睇波有時正正需要這份完全毋須客觀的激情,加上阿叔的江湖地位,俗語說,實在是「寸得起」。

emotion     emotion     emotion     emotion     emotion     emotion

曾經與阿叔吃過數餐飯,對我這個從小視「林尚義為偶像」的球迷來說,與有榮焉;遺憾的,是竟然沒有一次跟他好好的,詳談足球。或許情形就如小影迷碰到大明星一樣,以為自己在造夢,不知如何是好,甚或深怕自己對足球認識膚淺,免得在這位大師傅兼老行尊面前班門弄斧,與其獻醜,不如藏拙。我們最「深入」的一次交流,是阿叔一時記不起當晚兩支對碰球隊,我便很快的回答:「曼聯對米杜士堡,首循環2:2打和。」

阿叔喪妻,對他的打擊,只是從傳媒和其他人口中得悉;那一天在靈堂裡,趨前跟面色帶點蒼白的阿叔握手問候。其實他不會認得我這個細路,我也覺得沒有需要交代自己的身份,去試圖從那刻哀慟之中,喚起他腦海中零碎記憶。阿叔愛妻,講波之餘拍電影,是希望儲多一點積蓄留給妻子,豈料卻是事與願遺。朋友說,阿叔希望親友封的帛金不用「厚」,反而希望大家造花牌,越多越「豪」便越好,目的是讓愛妻能在最後一程,走得風光。靈堂裡的祭物,除了名貴驕車、複式洋房和卡拉OK影碟機外,還少不了愛妻生前至愛--麻雀一副。

emotion     emotion     emotion     emotion     emotion     emotion

曾幾何時,周中和周末的本地波直播,周六中午亞視「跑馬仔」前的德國波、晚上的英格蘭足總盃精華,還有後來無綫星期日早上的「球迷世界」,阿叔伴著我們度過不知多少個寒暑。阿叔成了這一輩球迷的足球啟蒙,一個前無古人,深信也後無來者的永恆ICON。獻身足球事業逾半世紀,林尚義這個名字,位列於這個昔日遠東足球王國的殿堂之中,絕對當之無愧。

阿叔,願你在另一國度,與愛妻重逢之時,能拋開鬱悶,重拾歡顏。

 

一起懷念...

念林尚義 思港經典

懷念林尚義

深夜食店裡的林尚義

林尚義老師

向林尚義致敬

永遠懷念你-阿叔(林尚義)

留言(8) | 引用(0) | 話題(足球)

[1]

或是阿叔離開的原故, 又或是你的文筆...總是看得想哭..想哭...


[引用] | 作者 摩連寶 | 25th Apr 2009 12:1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你寫阿叔寫得好好呀 ! 願他一路好走 !


[引用] | 作者 wingwing | 25th Apr 2009 12:4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阿叔是有魅力的票友演員。
演古惑仔牧師是一絕,「黑玫瑰之義結金蘭」中著女人高跟鞋,塗「奪命口紅」更令人笑斷氣。

Chris
[引用] | 作者 Chris | 25th Apr 2009 13:4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4] Re: 摩連寶
摩連寶 :
或是阿叔離開的原故, 又或是你的文筆...總是看得想哭..想哭...

嘩,我無估到這篇文會變催淚彈噃。

Gunner
[引用] | 作者 Gunner | 26th Apr 2009 23:5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5] Re: wingwing
wingwing :
你寫阿叔寫得好好呀 ! 願他一路好走 !

過獎了。阿叔精彩的一生,隨意找其中一部分去描述,都已經好過癮。

Gunner
[引用] | 作者 Gunner | 26th Apr 2009 23:5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6] Re: Chris
Chris :
阿叔是有魅力的票友演員。演古惑仔牧師是一絕,「黑玫瑰之義結金蘭」中著女人高跟鞋,塗「奪命口紅」更令人笑斷氣。

牧師一角真係正,最重要係之後集集都有份,證明大家都好受落這個角色(據聞不少對白,是他主動想出來的)。

Gunner
[引用] | 作者 Gunner | 26th Apr 2009 23:5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7]

忽然想起,跟阿叔第一次直接對話,不是與他同檯食飯,而是廿幾年前時致電商台逢周一、四的「足球世界」(好似係呢個名),「打電話問足球」,haha!!!

Gunner
[引用] | 作者 Gunner | 27th Apr 2009 10:23 AM | [舉報垃圾留言]

[8] 愛妻?

愛妻?你知唔知佢教書時搞佢個女學生,同女學生不倫呀?我又想知咁有幾愛佢愛妻喇。


[引用] | 作者 J | 5th Jun 2009 09:40 AM | [舉報垃圾留言]


我知道他第二任妻子(i.e my ex-boss)是他學生,其餘的事情可能沒有閣下咁清楚。我只是因為足球和電影而對阿叔留下深刻印象﹐對他的私生活近乎一無所知亦無興趣,不在我評價這個人的範圍之內。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Gunner | 5th Jun 2009 10:20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