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Gunner | 3rd Jun 2009, 19:34 PM | 吹水亭 | (247 Reads)

過去20年的20個「六四」,我在做甚麼?

有些真的忘記了,但超過八成,仍能記起。

89.6.4

前一晚,電視直播英格蘭大炒波蘭3:0的世界盃外圍賽途中,阿叔(林尚義)一次又一次中途說「聽吓特別新聞報道先」。完場後的那一節,是消息指有軍人開槍,有人傷亡,之後便倒頭大睡。翌晨(星期日)起床,開電視機看重播的「點解咁好笑」,我不知死活的哈哈大笑,卻沒有發現母親雙眼疲憊的一個「通頂樣」,後來我繼續肆意大笑,結果換到母親當面責罵(字眼忘了,但肯定是義正辭嚴),才知道「乜原來咁大鑊」。

當日下午,香港隊在仍是石屎櫈的大球場,領先一球後遭印尼逼和1:1。港隊放棄了一貫的紅色主場球衣,改穿白色,球員臂纏黑紗;看台的下方,掛著一條白底紅字的手寫橫額,至今仍無法忘懷:

「打倒小平 天下天平」

翌日回校,班主任著我們全體同學一同站立。一個年近半百的大男人,說不了兩句便哽咽,當著眼前四十幾名黃毛小子,放聲痛哭。同一時間,我也在人生中第一次為了自身以外的事,淌下淚來。

90.6.4

六四後1周年的燭光集會,與媽媽坐在唔知第幾號球場,本來後面是沒人的,後來人越來越多,估計連草地那邊也聚集了群眾。由於第二天要上學,應該未完結便離開了。

91.6.4

忘卻當日發生的事,只記起晚上如舊與母親同往維園點蠟燭。不記得是否這一年,但肯定的是,90-92其中一年在台上演唱歌手,有剛剛抵港的梅艷芳。

92.6.4

有同學知道我晚上會到維園(當時我這個年紀的人,根本不會參與這些活動),竟替我在黑板上寫大字,呼籲大家晚上出席,想起來,真的很騎。

93.6.4

會考完結後的六四,應該也是和母親去的。

94.6.4

第一年「撇甩」阿媽,與教會友人一同往維園。之前在團契負責領詩,所選歌曲是「齊唱新歌4,5,6」合集內的「風雨念香港」,恰巧當天下著毛毛細雨,導師之後說我選得好。

95.6.4

高考後的六四,白天做暑期工,晚上再次「撇甩」阿媽,首次獨個兒參加集會。那日非常炎熱,阿媽後來話球場個地太「慶」,坐了一陣頂唔順,返到屋企就病了,仲好似發燒。同一晚,無線舉行香港小姐競選總決賽,為六四攞景與贈興。

96.6.4

歷年首度缺席燭光集會,其時人在溫哥華,不過一早帶備白蠟燭,晚上在房上燃點悼念,同學們一入房見到,打了個「突」。我把蠟燭放在玻璃杯中盛著,翌晨起床,見到檯面遭熏黑,仲黑得好緊要,知道自己破壞了公物。

97.6.4

殖民地的最後一個六四,與友人結伴出席,掛住影相,有點心不在焉;現在想來,好像不是太好。

98.6.4

記憶中是多年來最大雨的一次,集會期間發出了黃色暴雨警告。大會主持不斷呼籲市民把雨傘收起(免得阻擋視線),真係邊有人理佢。相機袋全濕,後來連那部NIKON 601和兩支鏡頭也同告發MOULD;兩個月後,相機更於歐洲被人「撻」埋,估計殘骸目前流落於東歐摩爾多瓦,甚或非洲赤道幾內亞的雜架攤一角。

99.6.4

投入社會大學後第一次六四,專誠向老細申請,留在高院寫稿,不用回九龍灣,讓我可以不用遲到。

00.6.4

第一次因要上班而錯過燭光集會,採主也沒有編我到維園,不過這晚絕不清閒,皆因喜靈洲上演監獄風雲至激版,由九龍塘飛入深灣、再入赤柱做記者會,搭了近三百元的士,搞到凌晨2時才收工。第二朝仲要被人九點幾CALL醒開工,勁無人性。

01.6.4

又忘了日間發生的事,應該也是獨個兒去的。

02.6.4

很多中國人都會記得這一年的「六四」,但不是因為89年的事情,而是中國隊首度於世界盃決賽周亮相(比賽地點還要在光州、這個南韓人80年代爭取民主的發源地,歷史有時就是這樣諷刺和玩嘢)。面對同組另外三隊中最「弱」的哥斯達黎加,下半場兩個低級錯誤,最終吞了兩隻光蛋,快樂足球連唯一取分和進球的希望也幻滅了。同一晚燭光集會期間,南韓取得了在決賽周歷史上首場勝仗。

03.6.4

再次返夜班,在公司收料寫故仔...其實,VO稿在集會開始前,不,應該在很多很多年以前,已經寫好,我已等了很多年,這生只能夠用一次。最終集會完結後的VO,足足兩分鐘,感謝採主沒有下令要縮短。這一年的主題,是「母忘六四、反對廿三」。

04.6.4

獨個兒到了維園,是日心情不佳。

05.6.4

董建華腳痛後的第一個六四,再次缺席,當日身處瑞士Interlaken,是在當地的最後一天,也是七日裡唯一一個下雨天。晚上回到倫敦,再次被那些可愛的大英帝國關員問長問短,慌死你入來做黑工搶飯碗的樣子。

Picture

06.6.4

日間埋首準備德國世界盃前瞻的故仔,晚上到維園,這次應該是和就快成為夫人的她一起去了,是歷來首趟。

07.6.4

馬力碌豬論後的六四,返夜,被編到維園。工作期間,很失敗,完全無法抽身,台上逐一朗讀死難名冊的每個名字,背景播著「漆黑將不再面對」,那一刻,真係頂唔住。記者訪問了坐在維園中央,一個生於屠城當天的女孩,她說從前不明白,為何這麼多人會在自己慶祝生日的這天,黯然垂淚,但從今以後,她會認真地紀念這個日子。又有另一位生於六月四日的伯伯,他說,89年開始,已經沒有再慶生。

08.6.4

應是第一次與母親和夫人一同前來,阿媽還為我們預備了簡單的食物(好似仲有飲品!)。集會尾聲時,巧遇前上司,堂堂上市公司管理層,穿上西裝,解下領呔,一個人坐在曾有無數人踐踏過的硬地上,靜默、沉思。忽然,對他加倍肅然起敬。

09.6.4(預測)

出晒名勢利、自私、善忘、無本心的香港人,再一次心有靈犀地,從四方八面湧入維園,事前並無相約好;或者說,他們其實,早已相約好。

那管第二朝要返早更(6am),這夜,我的腳步也會隨人潮而進;入維園前,也必然按照傳統,到渣甸街的「香港麵家」,買一個全港最好吃的栥飯,價值11元,保證暖胃飽肚。


[1]

明晚,維園見。


[引用] | 作者 Dan | 3rd Jun 2009 21:1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感謝你的媽媽。


[引用] | 作者 某某 | 3rd Jun 2009 22:4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在你心裡堅持下去...
一代傳一代...
如果每人都如此, 就夠了!
明天見


[引用] | 作者 Bun | 4th Jun 2009 01:46 AM | [舉報垃圾留言]

[4]

每每對你的記憶力嘖嘖稱奇....

忘記了那年六四在做甚麼,
也忘記之後十八年的六四在做甚麼,
但再沒記性, 也不會忘記是非黑白!!
最近的歪理實在令人憤慨和失望.....


[引用] | 作者 na | 4th Jun 2009 03:05 AM | [舉報垃圾留言]

[5]

我會先去吃一碗清湯腩,才去集會。

UncleRay
[引用] | 作者 UncleRay | 4th Jun 2009 13:4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6]

"出晒名勢利、自私、善忘、無本心的香港人,再一次心有靈犀地,從四方八面湧入維園"...這次你預測得很對

CC徐
[引用] | 作者 CC徐 | 5th Jun 2009 01:15 AM | [舉報垃圾留言]

其實只係有628人去到維園,電視和報紙看到的大片燭光圖片,都是CG特技! emotion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Gunner | 13th Jun 2009 13:08 PM

[7] Re: CC徐
CC徐 :
"出晒名勢利、自私、善忘、無本心的香港人,再一次心有靈犀地,從四方八面湧入維園"...這次你預測得很對


比你一講﹐仲以為全部香港人都去晒維園添呀(笑)

文少
[引用] | 作者 文少 | 12th Jun 2009 00:46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