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Gunner | 30th Jun 2006, 15:09 PM | Football!! Football!!, 吹水亭, 我的世界盃 | (1984 Reads)

世界盃也可跟六四扯上關係?

不要說我上鋼上線,這些年來,不少學者、評論都曾經說過,沒有90年世界盃,香港人內心深處的傷口,或許需要更長時間,才能癒合。

作為全球最受歡迎的單一運動競賽,世界盃將不同國籍、種族、膚色的人連在一起,共同為所愛戴的球隊歡呼、失落。就算不是正宗球迷,但在決賽周的一個月內,身旁的人話題,總離不開這個小小的皮球。世界盃讓家庭、朋友、親人、同事,以至不相識的人,距離更近,藉著緊張刺激的球賽,叫囂、呼喊、落淚,盡情把心裡的愁煩鬱結紓解,比看精神科醫生更有效。

90年的六月,香港人未敢忘記一年前血洗京城的慘案,內心泛起戚戚陣痛,猶然未止。放下燭光之後,港人把目光一致轉往地球的另一端,全神貫注著世界盃的開鑼。看著非洲雄獅如何擊潰阿根廷,馬圖斯那走不完的氣力,布林美百步穿揚,馬勒當拿的狡滑,加斯居民的秀麗腳法和哭成淚人,施路頓老而彌堅,馬甸尼與巴治奧鋒芒初露,史基拉斯一鳴驚人,還有荷蘭三劍俠的不濟,鄧納東尼射失十二碼成意國罪人...香港人因著這一幕幕讚嘆和惋惜,心情高低跌宕。港人沒有因為世界盃,把六四忘記得一乾二淨,而是在心仍淌血的一刻,足球成了治療內心苦楚,填補心靈空虛的上品,繼一年前的百萬人遊行以後,香港人找到另一樣可以同悲同喜的共同話題,以及集體回憶。

說回來,香港參與90世界盃外圍賽,恰巧也碰著一個又一個港人不能忘記的日子。

這一屆,香港與日本、北韓和印尼同組,港隊首三場賽事均在主場舉行。首場對日本的賽事,原本在89年5月21日舉行,但前一天的八號風球,令大球場嚴重積水,賽事要順延一天。5月21日,香港人因著北京頒布戒嚴令而氣憤難平,過百萬人把中環、灣仔、銅鑼灣以至北角,擠得水洩不通,我在匯豐總行外呆坐了兩個多小時,等候人群前進,動彈不得。文匯報在前一天的社論「開天窗」,以「痛心疾首」四個字,總括了港人的憤慨。

第二場對北韓,比賽日期是緊接的星期六,就是5月27日。這一天,30萬人在跑馬地馬場,參與了《民主歌聲獻中華》。同一天,記憶力驚人的曾蔭權,與阿仔在馬會享受鮑參翅肚,大快朵頤。

最後一場主場比賽,是6月4日下午。

面對同組最弱的印尼,本是香港隊最有希望打開勝利之門的一役。然而,穿上鮮紅戰衣的港隊球員,個個顯得心事重重,十一個球員臂纏黑紗,令氣氛顯得無比沉重。先開紀錄的港隊,最終被逼和1:1。我不太記得,球迷們在開賽前有否自發默哀一分鐘(記憶中是有的,但無從稽考),但球場上近跑道處,一塊白底紅字的橫額,到十七年後的今天,仍然深深印在我的腦海中──

「打倒小平 天下太平」


[1]

果場波,我都有d印象.....

今日,唔好話有無人有心掛條banner,有無人入場都成問題.

又或者,以今時今日標準,掛到條banner,都會比足總扯番落黎.


[引用] | 作者 康爸爸 | 1st Jul 2006 11:27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

法國贏左, 開心啦!


[引用] | 作者 candy | 2nd Jul 2006 17:4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我的阿根廷.....嗚!!

由世青杯到今年世界杯,阿根廷部署了六年,竟然輸俾個教練!!


[引用] | 作者 7 | 3rd Jul 2006 01:56 AM | [舉報垃圾留言]

[4] Re: 我的阿根廷.....嗚!!
7 :
由世青杯到今年世界杯,阿根廷部署了六年,竟然輸俾個教練!!

更諷刺的是,幾屆世青盃,都係同一個教練,真是「成也柏卡文、敗也柏卡文」了。

但輸波打人就好無品囉。


[引用] | 作者 gunner | 3rd Jul 2006 07:43 AM | [舉報垃圾留言]

[5]

你好, 我叫洪雄熊, 偶然路過此地.

64總有人不會忘記的. 熊以前也寫過一篇以此為題材的短文, 邀請你來參觀一下, 請多指教!

http://blog.yam.com/bearhung/archives/1704071.html


[引用] | 作者 洪雄熊 | 1st Aug 2006 02:56 AM | [舉報垃圾留言]